榴莲千层

虚荣少年

中秋快乐!!!
我写 我写 我一定写 我肯定写
( ͡° ͜ʖ ͡°)✧今天也是这样鼓劲的呢!

Pretty boy

4

——

  朴珍荣打开Defsoul的主页。

  只关注了学校论坛,等级还是初级,没有简介,甚至没有头像。什么都是空荡荡的,正如朴珍荣此时的大脑。

  湿湿的汗黏在手心,第一次见到的王嘉尔的样子突然在脑海里出现,他有氤氲着雾气的好看的眼睛,盛着满满的爱意。

  有点…有点想他了。
 
  他拨通保存的第一个电话号码,果然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喂…你,你在忙吗?”

  朴珍荣在通话的一瞬间才发现自己没有可以信服的理由,直接说出“我想你”又太过肉麻。这样的他,一点都不像之前的自己。
 
  “没啊,我给Nora洗澡呢!”王嘉尔关了水龙头,声音更加清晰,“Nora,一只可肥可肥的猫了。”

  王嘉尔尾音上翘,听起来有点撒娇的意味。

  朴珍荣轻声笑了几下,“好可爱。”

  “哼,我更可爱好不。”

  连猫的醋都吃,用芝士才能哄好小puppy吧?

  朴珍荣准备关上手机,提示音响了。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Defsoul。

  他往上翻历史消息。

  “你是谁”——是他发给Defsoul的。

——
  一张传单顺着干冷的风飘到王嘉尔脚下,他弯下腰捡起来。

  原来是一家新开在城郊的教堂,写清了地址和入会的时间,耶稣头像的下面是一行字“愿主保佑您”。

  朴珍荣把头探过去看了几眼,知道内容后又继续看路。

  王嘉尔却是一副有兴致的样子,“珍荣啊,你去过教堂吗?”

  “嗯,小时候和妈妈去过,反正就是一堆人在一起唱歌礼拜什么的。”他顿了顿 ,“你想去呀?”

  “你说,主会真的保佑我吗。”王嘉尔仰起头,太阳的冷光还有些刺眼,让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会的,我也会保佑你。”

  王嘉尔笑出了小括弧:“你又不是耶稣。”然后拉起朴珍荣走进一家书店,“那先买圣经,你陪我去。”

  朴珍荣用手势比出了ok,眼角也渗出笑意的褶子。

——

  书店大多数还是教辅资料,王嘉尔神情紧张盯着书架,嘴里念念有词。“啊《圣经》在哪啊…这个也不是呀…”

  朴珍荣随手拿起一本太宰治的小说。

  几个隔壁高中的女生走了进来,隔着很远他还是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为首的长发女生挑出一本言情小说,一个女孩对她说:“最近你和段宜恩谈得怎么样呀~”

  “唉,就那样呗,人也冷冷的不怎么说话。但是长得帅啦,没办法。”

  另一个女孩说“你得小心点,我听说他还和一个男的搞过,叫王什么的,好像他们还那个过。”

  长发女孩夸张地反应:“啊?真恶心。肯定是那男的先勾搭的宜恩吧,怎么这么贱。”

  “谁知道呢。我听谁说来着,林在范为了那男的和段宜恩打了一架,结果手臂上好长一条疤。”
 
  林在范…吗…

  可笑的念头浮上脑海,随即又被自己否决掉了。朴珍荣拍拍脑袋,放下小说,心想王嘉尔去哪了。王嘉尔就在他不远处,面色苍白,搭在书上的手指瑟瑟发抖。

  “嘉嘉我们走”

  王嘉尔几乎是瑟缩的点头。

  走到店口,朴珍荣借势往里瞟了一眼,那个女生有着和王嘉尔一样的眼睛。

  大大的,睫毛很长。

——

  王嘉尔连续请了好几天假,发的卷子几乎在课桌摞成一本书。

  网络也联系不上,朴珍荣暗戳戳担心了好几天。

  “嘉尔哥不来,所以你就找我放学一起走了呗。”崔荣宰自作主张的推断,掰开一半热乎乎的红薯,塞到朴珍荣手里。

  朴珍荣拿着烫手的红薯,心思早不知道飞哪去了。

  “哥!哥!哥!哥!”崔荣宰故意放大声量恶作剧的向朴珍荣耳朵。

  朴珍荣作惊吓状捂住耳朵,冲刺般往前跑。崔荣宰边哈哈哈一边啪啪啪追他。

  这个时候嘉嘉要是也在就好了。多快乐啊。

——

  “等等”平日大大咧咧的崔荣宰路过一个幽暗的巷子口停下来,神情古怪且严肃的站住,“嘉尔哥这几天请假了对吧?”

  朴珍荣也停下来喘着粗气回答“对啊。”

  崔荣宰向他使个眼色,他也看向巷子里。

  幽暗的巷子里,几句争吵,两个人影纠缠不清。矮一点的被压在墙上,任由身上的人在脖子上啃咬。傍晚昏黄的路灯只照出了大致的轮廓,和那个人模糊不清的脸。

  朴珍荣甚至能清楚看得到他眼角旖旎上挑,充满情欲的红色,和发自心底的绝望。

  那双眼睛——

  那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王嘉尔的眼睛。



——————
( ‘-ωก̀ )

晴天

配合《晴天》食用更佳

——

  下雨了。

  首尔慢慢被雨浸湿,小区楼前的树叶子也被冲刷成原本的绿色,淅淅沥沥展现出春天午后美好的样子。

  崔荣宰在卧室打游戏,Bam蹲在鞋柜旁整理YSL,林在范盘着腿写歌,段宜恩躺在沙发上玩iPad,朴珍荣把泡好的咖啡和剧本放在桌子上。

  “我没拿伞,谁来接我!”

  王嘉尔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免提,不留一丝余地的挂断。对了,他去超市买吃的了。

  林在范头也不抬拍了下段宜恩,“哥你去吧,你不是也想买杯冰美式吗。”

  段宜恩同样头也不抬指着正系鞋带的我说“有谦要去练舞,顺便送一把伞得了。”

  语气冷冰冰的强硬,让氛围有点尴尬。很明显他和王嘉尔又吵架了,朴珍荣几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目光集中到我身上。我手一抖,鞋带系成了死结。

  “切拜忙内也要有自己的人生啊,哥你去就好了呀”我拿出平时节目里的虚势,提高音量。

  “人生啊。”Bam忽然接了一句,林在范作势向他扔了一个抱枕。气氛活跃不少。

  我叹口气,背好包,顺便拿了把伞,再关上门。

  原来已经不冷了,雨弄湿了大衣。打开我的黑伞,像电影里的007一样。

  王嘉尔的机场时尚也是一身黑,我说他是黑社会老大,他摘下口罩严肃的对我摇头,疲惫的神情努力挤出活力。“我很可爱。”他说。

  他永远表现得元气十足,只有段宜恩见过真正的他。我偶然看见,他闭着眼瘫在段宜恩身上,段宜恩带着鸭舌帽一言不发,沉默却不尴尬。

  湿腻腻的春天有点讨厌。

  这条街我很熟悉,走过红绿灯,再左转就是我和王嘉尔常去的超市。

  减肥期我最喜欢吃巧克力雪糕,他总是买一大包囤在冰箱里。他会从林在范手中撤出一袋塞给我。“这是我和有谦米的吃的。”

  我看了眼道旁的树,花苞是嫩嫩的粉色。

  今天…不用练舞也行吧。

  一个熟悉的身影拎着大包吃的,徘徊在超市门口。

  卫衣是急切的,热烈的,春天的颜色。

  我往前走,想尽量显得我成熟稳重。我应该装作路过,不经意地转头“原来杰森哥在这,找了你好久。”

  昨天他去洗澡,手机扔在我床上。有意无意我看到了他和段宜恩的对话。

  “Marky,我们还要不要在一起”
  “我们最好彼此冷静一下”

  我装睡等他回来,暗地看他反应。他没说什么,可眼睛却是红红的。他躺在我床上,抢去了我大半个被子。我不小心触碰到他微凉的手臂,再无睡意。我应该懂点什么,但我不想懂。

  雨突然大了。

  段宜恩举着把伞走近了他,他们没有说话。他只是把袋子递给段宜恩,用可怜巴巴的小狗眼盯着他。段宜恩接过袋子同时倾斜了伞,把王嘉尔整个人划入自己的范围。

  我看到他们的手试探般碰到对方,再慢慢牵上。

  雨真的大了,我的视线都模糊了。

  黑色的伞像牢笼把我困在原地。

  穿着雨衣的小男孩拍着篮球跑过,溅起的水弄湿了鞋子。我十六岁那年也这么跑过。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提示音,是练舞的哥发来的。

  “有谦,在哪呢,可就等你了。”

  “下次吧哥,这种天气真的好适合睡觉 ^_^ ”我擦干屏幕上的水渍回到。

  我哪也没去,直接走进旁边的烤肉店。店里人很少,只有几个大叔红着脸举着空酒瓶。我坐到靠窗的位置,点了两瓶烧酒。

  大人不能总喝巧克力奶的。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上海开了演唱会。我害羞的不敢说中文,他抱着自己的娃娃向粉丝飞吻。好几次我只顾看他忘了自己part。

  我也不想,可他实在太好看了。
 
  我们一起唱中文歌,鸟宝宝的应援声很大,珍荣哥他们也都眼圈泛红。

  王嘉尔冲我的方向说了什么,可我没听清。

  “傻瓜,不要哭。”

  原来是他说给段宜恩听的。

  台下的粉丝尖叫一潮高过一潮,还有“Markson”的喊声。Bam侧过身向我使眼色,我安静地坐在一角,唱完我的part。

  我看到几个名牌是我的名字,我向她们挥挥手,抬头眨了眨眼睛。大人不能总哭的。

  酒劲渐渐上来了。

  上海微凉的场馆。
  首尔燥热的夏夜。
  练舞留下的汗珠。
  得一位时的眼泪。
  亮晶晶的眼睛——

  果然是喝太多了。

  雨停了,只有路上的积水才能证明雨存在过。

  也许我没那么喜欢他。

  我捂住脸,努力让咸湿的眼泪消失在指缝中。

  或者是我的伞太小了,而我太高,它装不下两个人。

  “Hit.the.有谦!什么时候回来!哥给你买了吃的!”

  是他发来的。

  “很快的哥 ^_^ ”我一字一字打出来。

  该走了,放晴了。

  我招呼大妈结账,她拿着单子慢吞吞走过来,我打开背包,准备好钱。

  我突然摸到了什么。

  原来我还有一把伞。

——
  下雨了。

  十六岁的金有谦还留着蘑菇头,婴儿肥也没有完全褪去,向上扬的嘴角让人一看就很开心。

  “请让一下”金有谦小声嘟囔,不仅要高举伞以免撞到人,又要观察道路两边。

  金有谦没留意到脚下,不小心踩到了水坑,溅了一身。

  “嘿有谦!”站在超市门口的王嘉尔冲他挥手。

  金有谦转过头,大型犬般哒哒地跑到王嘉尔身边,递给他一把伞。

  雨还在下,王嘉尔用生涩的韩语吐槽公司,打趣洗衣房的大叔,憧憬他们什么时候出道。

  金有谦低着头,认真听他和雨融化在一起的声音。

  刚刚溅的水流到鞋子里了,袜子湿透了,脚也凉凉的。鞋子是妈妈送的十六岁生日礼物。

  他拿着一片王嘉尔给他的芝士。

  十六岁的金有谦许愿:

  如果永远都是这一天就好了。

——

  我打开背包拿出伞,即使雨已经停了。

  一个纸条从伞里掉出来。我捡起来。

  “如果永远都是这一天就好了。”

  原来是我写的。

 

Pretty boy

  3


 
  王嘉尔觉得自己的世界多了一种颜色。

  非要说出的话,应该是炽热的橘色或者刺眼的黄色,就像梵高的画一样,反正越浓烈越好。

  朴珍荣对他太好了,几乎超过了普通同学的关心,想让他卸下伪装,好好的哭一通。

  王嘉尔开心地想咧嘴笑,扯到了伤口。

  林在范说有事情找他。

  王嘉尔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就像习惯了阴暗潮湿的地下,爬虫享受了短暂的阳光还要回去过苦日子一样。习惯了。

  “林在范,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林在范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走到王嘉尔面前,“凭什么,就因为你现在找了个小靠山?”

  “别忘了当初是我你才没被段宜恩那小子欺负。”林在范撸下袖子,遮住了手臂上一条不小的伤疤。

  学校里的同桌,公交车的双人座,牛肉面店里的双人份。街边冷饮店的双人份还有优惠。

  王嘉尔热衷于收集一切类似于情侣样式的小赠品,朴珍荣总是被迫拿各种粉红小物件回家,朴妈还以为自己儿子在学校迎来了第二春。

  今天是王嘉尔生日,朴珍荣想来想去要送他什么礼物。

  最后拿了一本书,是朴爸在国外给他买的《小王子》,还有童话风的插图,朴珍荣当睡前故事看了好几年。

  学校论坛的东西他知道,王嘉尔也知道。

  这种东西就像装满中药的药罐子,沸腾的时候总会沾到盖子。苦的。

  一进班他就看到王嘉尔用力擦着桌子。

  似乎很不好擦,用过的纸巾在桌角堆成了一团。

  大大的“Pretty boy”,朴珍荣觉得刺眼,王嘉尔却平常的像擦掉数学卷子上的辅助线。

  一股血涌向了大脑。

  朴珍荣不是没说过脏话。

  “谁写的?”
  “没人说?我再问一遍?”
  “这他妈是谁写的!”

  “珍荣,我没事哒,早就习惯了。”王嘉尔偷偷摸摸传来一个纸条。

  “可你也没做错什么。”朴珍荣想了半天。

  “谁知道呢,就当我长得好看吧~而且我妈妈还在的时候也叫我pretty boy~”

  本来是开解的话,朴珍荣却将他的脸认认真真看了一遍。“很好看。 ^_^ ”朴珍荣还画了一个表情。

  看着皱皱的笑脸,朴珍荣忍不住diss自己,画的好丑。

  王嘉尔的生日愿望很朴素,他希望朴珍荣把牛肉都给他。

  “好好好。”朴珍荣孜孜不倦翻着碗底找肉。

  小店本就嘈杂,电视机播放的内容没几句能听清。不过有几句倒是很清楚。

  “雪!”王嘉尔激动的说,“天气预报说有初雪!”

  朴珍荣低着头也感受到王嘉尔眼里的光。

  他抬头,湿漉漉的puppy眼不好意思般笑了一下。

  “雪!真的下雪了!初雪!”王嘉尔抬起手,一朵雪花颤颤巍巍落到他之间,再慢慢融化。

  “还有…谢谢你啊珍荣…”

  朴珍荣也在看雪,下意识回了一句“什么?”

  “嗯…谢谢你…你的…”王嘉尔在想一些高级词语。

  朴珍荣突然站到他前面,脸和脸贴得有点近,可以看见朴珍荣隐约的笑褶。

  王嘉尔埋头写作业,段宜恩在一边无聊到转笔。

  “呀王嘉尔!”本来想吓吓他,可是距离实在太近了,王嘉尔的睫毛扇得他心脏发热。

  “嘉嘉…”
 

  朴珍荣第一次和王嘉尔这么近。

  这么近,可以数清王嘉尔的睫毛。

  王嘉尔的嘴凉凉的,又温温的。

  朴珍荣这才反应过来。

  “谢谢你…救赎我…”

  朴珍荣觉得自己要被金有谦diss,哪有亲完人立马就跑的道理?

  带着甜蜜和羞耻,朴珍荣拿出手机想给王嘉尔发个信息,顺手点开崔荣宰发给自己的语音。

  “哥…快看学校论坛!”

  雪融化在衣服里,黏湿湿的,手也渗出冷汗。

  “通知朴珍荣的迷妹们:王嘉尔又勾搭上朴珍荣了”

  几千条的回复,无一例外的愤怒和挑唆。

  朴珍荣的手指头发抖——

  发帖人:Defsoul。

  雪总是化得很快,快得让人难过。


让太太们久等了!谢谢大家这么爱我(的文),也谢谢大家能包容我的空洞的文笔(☆_☆)
大家还想看什么梗就点吧!就当我的百粉点梗啦吸吸
等下周写完pretty boy就会写的!
大家也可以骂我的,咋样都行(ง •_•)ง
谢谢各位太太们,real love♡
ps雪花要演了我好激动!!





 

 

Pretty boy

  2

  王嘉尔是在开学那天看到段宜恩的。

  穿着白衬衫,却带着鸭舌帽,五官好看的不像话,阳光下的侧脸让王嘉尔有点晃神,感谢老天让他们是同班同学。

  王嘉尔主动和段宜恩做同桌。

  段宜恩是名副其实的“冷场王”,一张冰山帅脸在全校是出了名的,这群女的只能在背后肖想如何搭讪。

  但王嘉尔不一样。段宜恩会对他笑,还会主动带草莓糖给他,讲蹩脚的笑话。王嘉尔听着听着,他觉得他可能喜欢段宜恩,那种喜欢。

  段宜恩成绩并不好,期末临近,他让王嘉尔给他补习,去他家,只有他自己的家。

  事情的发展很小说化。段宜恩恶作剧做着鬼脸靠近王嘉尔,两个人的距离很小,近到能感受彼此的呼吸。王嘉尔觉得自己一定呼吸乱了。段宜恩看着耳朵红红的王嘉尔,亲了上去。

  独属于青春期男孩子美好的身体。

  段宜恩笑着看着眼角红红的王嘉尔,眼睛湿漉漉的,好像自己养过的一只puppy。

  “你喜欢男孩子吗…我是说…我”

  “喜欢呀,而且我最最最喜欢段宜恩了。真的!”床上的puppy回答。

  班里的女孩子最先发现的。

  王嘉尔脖子的草莓印,段宜恩和他暗戳戳的眼神交流和有时的相视一笑。他们俩也当选过绯闻cp,高冷校草和小甜豆跟班多好啊,还有人扬言写一篇同人文。

  不过那是假的。如果成真了,一点也不好玩。

  “恶心”

  也没有人真的会去写什么狗屁同人文。

  凭什么啊,凭什么他能和段宜恩在一起。

  段宜恩最先发现周围眼神的变化。他是学习不好,可也不是傻子。他有点害怕失去大众崇拜的目光,被需要的喜爱,算是虚荣心吗?算吧。

  王嘉尔不。他甚至想好了,把段宜恩成绩搞上去,两个人上同一所大学,可以出去租房子,自己做饭。

  “嘎嘎,你在意吗”

  这是早自习上课前段宜恩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会啊。”还是充满小爱心的puppy眼。

  “可我在意。”

  王嘉尔自己主动挪走了座位,班级的角落。

  puppy走了,马上去了一个班里公认的女神。

  段宜恩还是他的校草,桌子上摆满了巧克力,女神看了会娇嗔生气般的全部扔掉。同学也会打趣。段宜恩全都笑着接受。

  王嘉尔不一样,他好像…好像被全世界唾弃了。不是班里,是全校。他点进学校论坛,无一例外是关于他的。

  “一个男的还能和校草搞?”
  “hhh也不知道他怎么勾搭的”
  “我的妈呀好恶心”
  “他现在不也是自己灰溜溜挪走了嘛,给女神让路那才叫一对啊啧啧”
  “那是他活该啊,讲真我从第一天就觉得他挺有心眼的”

  藏起来,过一阵子就好了吧…王嘉尔总这样想,其实不这样想也没有什么办法。

  女生是天性使然,男生则是带有玩味性质。

  “Pretty bo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男生堵在厕所,打在左脸的一拳。

  两个人没有去文具店,而是拐进了牛肉面小店。王嘉尔边吃边说,还加了不少的辣椒,朴珍荣闻着都有些刺鼻。

  “你看,嘴角的淤青还没好。”王嘉尔的语气好像这些都不关自己的事,自然地给朴珍荣看。粉底被洗干净,脸上的淤青也藏不住了。

  “疼吗?”朴珍荣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

  “不疼啊”对面的人低下头,似乎笑着说“早习惯了。”

  可眼泪还是滴在桌子上了,和抹布擦拭所留下的水渍融在一起,分不清楚。
 
  朴珍荣此刻有多恨自己当初非要做那几道化学题,拒绝了斑斑“如何哄人开心”的授课。看过的书也都忘了,只能一张张递纸巾,把碗里牛肉都夹给王嘉尔。

  “别难过啊,以后有我陪着你的,会一直陪你吃牛肉面,真的,嘉嘉。”

  “真的吗?”“真的,我可是班长啊,一言九鼎。”

  朴珍荣甚至做了滑稽的表情,王嘉尔也被逗乐了。

  “珍荣啊…我这碗面辣椒放的太多了…”

  “来,你吃我的,我比较爱吃辣。”

  “哇,你真好珍荣!”

  “那是!咳咳…有水吗…不是辣就是我口渴而已”

  “……”


粗长!(并不)
超喜欢听《the ocean》!有种符合金庸和嘎的感情?的感觉,有了bgm文思如尿急般。
开车失败(ಥ_ಥ)  下次一定努力拿驾照
以后段王还会出场的!还有在蹦吸吸
下周日等我!我沈汉三还会回来的(☆_☆)
回复评论也要下周了?笔芯♡

Pretty boy

雪花的脑洞
好学生荣×被孤立嘎,还有凹嘉
我想开车!!

  “对不起”
 
  朴珍荣双手捂着脸,半天也只重复这一句。

  “同学们,这是新来的转学生,王嘉尔。来,和同学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听到讲台上平时严厉的更年期老师突然换了一种甜蜜音色讲话,正在写物理题的朴珍荣也止不住好奇往讲台上看了一眼。

  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很好看。笑的时候嘴边有两个小括弧,看起来人畜无害又朝气蓬勃。

  后桌的崔荣宰戳戳朴珍荣肩膀,自以为小声的说:“他长得可真好看。”

  朴珍荣正想回头告诉他他的声音并不小,就听见老师的“那你就和珍荣坐一起吧,他是咱们班的班长。”

  朴珍荣抬头,对上了王嘉尔的视线。

  湿漉漉的。

  朴珍荣的新同桌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过分的热情和大方。

  “嘉尔哥,有尺子吗?”王文王不惜穿越半个班来找他。

  “有有有,你等一下啊。”

  “嘉嘉哥,放学陪我去买巧克力奶昔吧~”邻桌的金有谦就像一只大型犬。

  “好啊,就是街边那家吗?”

  王嘉尔总是有求必应,像一个小太阳不吝啬地散发自己的光与热。可朴珍荣总觉得,他是在害怕失去什么。正在走神的时候,朴珍荣感觉肩膀被人戳了戳。

  “那个…珍荣啊,借我使一下尺子可以吗?”

  朴珍荣现在,好像真的很喜欢他的新同桌,大家也是。

  下课总是活跃气氛的那一个,和谁都能打成一片,能把素来“高冷”的朴珍荣逗乐;老师们也都喜欢他;也能安静下来写作业。

  “珍荣啊,数学卷子最后一道怎么做,教教我吧~”

  湿漉漉的puppy眼,有时还附带一个撒娇。

  这是朴珍荣最喜欢的时候。

  还有下课,金有谦斑斑崔荣宰合力把王嘉尔推到朴珍荣身上。

  “呀!你们!”王嘉尔站起来,假装生气推回去,碰了一下桌子,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一盒粉底。

  感觉气氛变了。从粉底开始。慢慢在发酵。

  王嘉尔闪躲的解释,周围人眼神的变化。

  王嘉尔还是那么热情,可斑斑不会来借他的尺子了,金有谦也很少找他去买巧克力奶昔了。朴珍荣也会问他有没有事,王嘉尔笑出两个小括弧“没事啊,珍荣。”

  朴珍荣看到王嘉尔脸上有青痕,像是挨打留下的。

  大课间崔荣宰鬼鬼祟祟叫他出去,给他看了学校论坛顶置的最火的帖子——《818和隔壁高中校草段宜恩睡过的“纯良男”王嘉尔》

  里面有王嘉尔和段宜恩的照片,和一些偷拍,吗?说王嘉尔是在过去学校被所有人孤立,混不下去才转学的。

  和帅气外貌的段宜恩有过一腿,还是个男的,加上添油加醋的说辞,就让女生们的愤怒体现在各个方面,连男生也带有娱乐意味的加入。

  朴珍荣一页一页看下去,粗言秽语不堪入目。

  “所以,是因为被打了才用粉底遮的吗?xswl”

  朴珍荣看到这条,停顿了一下。

  越来越明显。流言就像厕所里的恶臭散发的一样快。

  王嘉尔似乎要把整个自己都贡献给大家,但他们都毫不领情。朴珍荣看在眼里,有些心疼。他成了唯一会回应王嘉尔热情的人,难过又开心。王嘉尔也越来越粘着他,还告诉朴珍荣要放学陪他买文具。

  王嘉尔告诉他要在校门口等着他,他去骑单车。朴珍荣在门口等了一会,不见他的人影。

  朴珍荣往车棚走去,但是手在不停发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林在范…你他妈的放开我…”

  他看到的,王嘉尔被林在范压在墙上。

  林在范是他的初中同学,高中在他隔壁班,是典型的小混混。

  朴珍荣大脑空白,但是身体先反应了,他给了林在范一拳。

  王嘉尔慢慢擦拭朴珍荣脸上的伤口。

  沉默。

  朴珍荣轻轻握住他的手,他的手有很大一块淤青,朴珍荣给他揉了揉,用往常温柔的目光看着他。

  “嘉嘉,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你和段宜恩…真的吗…”

  王嘉尔一下子抽回了手,像是要逃走,粉底又一次掉了出来。

  粉底掩盖的,是王嘉尔被打的记忆。可又有什么用呢,用眼泪洗,总能洗出来的。

tbc

––
粉底啥的都是看一部电影(短片?)的脑洞。
叫《漂亮男孩》,b站就有。真的强推!除了男主特别好看就像天使一样,影片内容也同样很赞!影片男主就在学校被骂被打,自己用粉底遮盖的,看得我好心疼。
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这种的?
如果有下一章应该会写嘎在原来学校和段王的过往。
好想开车哦(ಥ_ಥ) 
 

僚机

  大家好,我是林在范的笔记本。

  我是一位中国鸟宝宝在签售会上送给主人的,看到我的时候主人的下巴都要突出来了。

  “你…这是送给我的吗…”主人的下巴突得若隐若现。

  “是啊,就是给欧巴的。”那位鸟宝宝堂堂正正举起我,指着我的封皮,“这可是粉红甜甜小公主呢,多可爱啊!”

  可能是不符合自己b-boy的人设,主人已经趴在桌子上了,害羞得耳朵有点红红的。

  坐在旁边的男孩子突然把头伸过来,好看的大眼睛笑带着笑意接过我。“哇,好可爱~”

  我的妈!小烟嗓简直本心狙击!我沦陷了!虽然没有隔壁朴珍荣的笔记本那么有文化,但我还记得当时的感觉,就仿佛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啊!

  我陶醉在了这个帅气可爱热情boy的手里。可正当我迷恋的时候,主人就把我拿走了。

  “谢谢你哦,我会好好使用这个本子的~”主人的态度大转变,眼睛也眯成一条缝。那位鸟宝宝也很懂,向那个男孩子点个头就开心的走了,男孩子也回了个wink。

  签售会结束之后主人把我当宝贝似的送给那个男孩子,但是人家也委婉拒绝了,我能看见主人忧郁的下巴。

  从主人的日记中,我得知那个boy叫王嘉尔。

  和隔壁朴珍荣笔记交流的时候,我发现主人的日记真的很单调。与读书人写读书感,观影感,感性日记不同的是,我的内容只分为两部分。

  一个是今天的我好帅气,曲子又做了几首,在粉丝面前也很酷,不要撒娇,又拦住金有谦的日地舞…或者是今天的杰森好可爱,他的黑眼圈好严重好可怜,啊他咋又和别人抱在一起,啊我的心好受伤,想告白又不敢。

  我的总结:喜欢真的会让一个人变幼稚耶。

  主人的娇羞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被王嘉尔看到了。

  昨天晚上主人在洗澡,王嘉尔顺便进来房间找东西,看着被翻开几页放在床上的我,顺便随手一翻,顺便翻到主人写满他名字并且画满小爱心的那一页。

  顺便的,主人洗完澡光着脚吹着口哨进来了。
 
  “你…”

  “你…”

   啊…尴尬。主人和王嘉尔的脸都是红的,就像金有谦那天念念不忘的鬼怪新娘同款红围巾一样。

  身为一个好本,我觉得我要帮帮主人。

  于是我“啪叽!”一声,主动从王嘉尔手里掉下来。

  !妈的谁知道摔一下这么疼…我真伟大啊…

  主人瞄准时机,两个人要一起捡起我时,手碰上了。

  大眼瞪小眼。就我一个本我也不知道盯谁。

  “对没错就是这样的杰森啊我喜欢你就和我在一起吧我也不是在意年龄啊不过比起哥我更喜欢你叫我欧巴!”

  主人憋了半天说出来的原话,比唱A的高音rap还溜。

  王嘉尔愣了几秒,随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在蹦也这么可爱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我们在蹦米…”这一句,不好意思主人请你表情管理一下好吗。

  总之呢,因为我的功劳,主人过着开心又幸福的日子,可以在台上撒娇了,也和金有谦一起下海了,少女笔记也不写了,一心创作爱情歌曲。

  至于我呢,有时候找隔壁朴珍荣的笔记本聊聊天也挺好。
 

——————
瞎写的…
作业还没写完…
ヾノ≧^≦)っ

【猪尔】喜欢

(๑°3°๑)

————
  大家好,我是朴珍荣的笔记本。
  反正呢,我非常喜欢这个主人,一看就有文化,一看就是读书人,一看就特深情。
  其他几个笔记本都说嫉妒我,可有什么办法呢?他就独宠我一人啊。
  讲真,其实我真的觉得,主人对我好是因为我是王嘉尔送给他的。
  王嘉尔当初买我就是为了送给主人,说是送给他创作用的。主人还“犹豫”半天,可这样也藏不住他脸上的褶子,啧,我都看出来了,有啥不好意思的啊。
  主人拥有我之后创作地更加勤劳了,回宿舍就抱着我不撒手,一笔一划地写。有的时候是摘抄,有时候是歌词,还有几个中文。
  我有文化,我认识。
  “王嘉尔”
  写了那么多遍,倒着读我都会了。
  主人喜欢他吗?应该吧。
  主人帅气温柔有才华,王嘉尔帅气可爱有才华,嗯挺配的。
  大概持续了十几天吧,我就忍不住了。
  你说说你自己,朴珍荣。每天练习写人家名字,喜欢不说出口,暗地里默默吃醋算咋回事啊。
  主人用我写歌,叫can't。
 
  “渐渐为你着迷
  眼里只有你
  我会小心翼翼地靠近你
  我马上就到了
  请你不要逃跑”

  啊?我少女心都要爆了,虽然我是个男本。
  写完歌他看了一会,又重抄了一遍,字迹特别好看。
  他要干嘛。
  他拿起本,紧张的像个高中生,脸也红的不像话。他走进王嘉尔的房间,嘉嘉还在浴室洗澡,没出来。
  他把我放到桌子上,把can't那页摆出来。
  初恋就是初恋的感觉,让我有一瞬间感到是言情小说才有的情节啊。

  朴珍荣出去了,只有我一个本,好紧张好鸡冻~
  啊王嘉尔进屋了!
  啊王嘉尔看到我了!
  啊王嘉尔拿起我了!
  卧槽卧槽好紧张!!

  诶…
  王嘉尔躲被子了。
  脸埋进被子里,像软妹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下了什么决心,穿上拖鞋,拿起笔记本,“呀朴珍荣!不当面和我说是什么意思啊!”

  啧啧,耳朵根还是红的。
  读书人就是会撩,读书人就是会搞事情。
  妈的我也好像害羞了。

——
开学买笔记本疯了的脑洞
 
 
 
 
 
 

【有尔】睡前故事

  
    (。’▽’。)♡又来啦

——————

  王嘉尔还没睡着。

  闭上眼还都是鸟宝宝大合唱的情景,场馆也被绿色的应援棒和五颜六色的名字牌映得亮亮的,很好看。想起之前被diss的自己,他突然有点感慨,眼睛有点发涩。

  他打算背过身擦擦眼睛,然后金有谦就走了过来,拉住了他的手,眼神真挚。金有谦的个子很高,是JYP特产的巨婴忙内,王嘉尔要抬着头才能和他对视。

  “哥…可以成为我的光吗…”

  意识到这句话有点矫情,金有谦的耳朵有点红。

  “有谦米…”

  王嘉尔在那一瞬间有点放空。舞台的光很亮,从有谦米的背后照过来,真的像发光一样。

  刚出道的时候,人气还是很尴尬的阶段,全团都很努力练习,也很迷茫,也固执的认为是自己不够出色的原因。金有谦还没有成年,习惯性地躲在哥哥后面。或者一个人深夜留在练习室编舞跳舞。

  总是把自己藏着,也不是一个好现象。

  在第十二次和金有谦凌晨一点偷吃冰淇淋时,王嘉尔说了句话。

  “有谦米要成为哥的光,才能为哥挡住黑暗呀。”

  金有谦叼着勺子睁大眼睛看着他,就像小仓鼠一样。

  经过思考,少年郑重地点了点头,顺便狠狠地挖了一大勺冰淇淋。

  王嘉尔因为跑综艺和练习也很累,干脆直接倒在金有谦身上,软软的,大型犬。

  之后金有谦更努力练习了,还抽空学习了女团舞和日地舞,一上台就是十九禁。性格也开朗了,打哥哥完全不在话下,差点把珍荣“气到去世”。王嘉尔很欣慰。

  他也会作词作曲了,自己写了首“See the light”,拿到王嘉尔面前,“哥你听听吧!”“哥我写得很棒对不对?”

  “好听好听!可是怎么会叫‘发光’呀”

  金有谦撒娇般推了一下他。

  “咳…”

  “…”

  想到这里,王嘉尔的心里更乱了。

  闭上眼睛,脑袋里满是金有谦看着他向他走过来的样子,故作严肃,还有掩饰不住的期待,开心。

  他想起自己被diss难过,总是金有谦满脸担忧地看着他。“哥我们一起去吃炒饭吧,很好吃的,我请客。”

  他想起金有谦看着他,脑袋上还有几根呆毛立起来。“哥对我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存在。”

  他想起大家做游戏,金有谦拉着他的胳膊,表演着青少年独特的撒娇。“哥选我吧选我吧。”

  还有…今天舞台落幕,金有谦有点失意的,可还是装作高兴向鸟宝宝们打招呼。

  推开房门,一阵冷空气袭来。王嘉尔缩了缩身子,看到了厨房一点微微的光。走过去,金有谦一个人靠着冰箱,盘腿坐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挖着冰淇淋,低着头,很失落的样子。

  王嘉尔一步一步走过去,他可以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自己的呼吸。金有谦低头挪了挪地方,没说话。像一只闹别扭的大型犬。

  就像那个凌晨,王嘉尔坐在他身边,头靠着他的肩。

  “你成为了我的光,为我挡住黑暗。”

  没由来的一句话,王嘉尔本人也有点尴尬,挠了挠鼻子。

  刘海挡住了金有谦的眼睛,看不清他的表情。

  夏天的首尔夜晚也有点凉,街对边的大楼也亮着灯,照进宿舍里。他们没有说话,只有蝉聒噪地在叫。

  少年的手暖暖的,轻轻柔柔地握住他的手,再用力的攥住。

  “嗯。”

  熟悉的小奶音从身边传来。

  王嘉尔有点晕晕乎乎的。

  那只手把他握得更紧了。

————————

   ( •̥́ ˍ •̀ू )啊啊啊啊